我给他在秀英区买两套别墅

国家安全部冯部长的办公室不是很大,办公桌正对着门,后面的墙上世界地图和国家地图挂在一起。朝阳并不耀眼,光线从窗户照进来,把桌面抹成了淡黄色。冯继得局长戴着副老花镜坐在桌前,手中端着一份材料仔细的看着,材料抬起的封面上,写着《绝密》两个大字。“严羽扬,又名董哲,男,1971年出生……1990年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任燕京军区某部上尉连长,1992晋升为少校副营长,一年后升为营长。1994年被北州军区选中,加入了军区特种部队,1995年参加平定远疆武装叛乱分子行动,在伊犁行动中表现突出,击毙叛乱分子头目克里木尔,平叛后晋升为中校教官。1996年调任国家安全部内部事务处情报科……个人专长:擅长散打、武术,1993年十大军区散打冠军,精通英语、越南语及粤语。通过国家计算机专业程序员考试,1994年北州军区“科技练兵”竞赛一等奖……。熟练使用各种轻重军火,汽车驾驶技术优秀,接受过米格-29战斗机和国产红风-173军用直升机训练……备注:严羽扬于1998年3月16日在北州执行任务时失踪,1999年9月在南海省hk市出现,在当地的安康医药公司任销售部经理,短时间内掌握了多家医院的销售渠道,成为该公司的骨干。据称他在失踪期间失去了记忆,至今一直未能恢复。严羽扬自失踪之日起至1999年9月19日止,未曾回原工作单位述职。”冯继得早上一来,张秘书就送来了这个材料,他手下的每个人,都有一份这样的档案,详细记录着每个人的一切,由张秘书专门负责收集整理。他已经看了好久也想了好久,自己找了一年多的人现在终于出现了。严羽扬名义上是在情报科负责北州省和定南省的工作,实际上他是冯继得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冯部长在参观燕南军区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人材,通过关系将他安排到北州军区特种部队加以培养,后来才把他调到自己手下工作。经过几年的培养和考验,他成了帮助冯继得在政治上排除异已、联络和控制地方上重要政治人物的一名心腹,不仅如此,他还负责冯家的几间大公司,以及在香港的全部业务,失踪前几个月,他正在着手拓展冯家在两广、云南走私集团的生意。严羽扬的失踪,给冯继得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在西南和北州建立起来的政治和经济网络几乎陷于瘫痪,经济上的损失还好说,但许多政治人物与严羽扬都是单线联系的,派去联络的人根本没办法接手工作,除非自己亲自出马,但是那样做就等于把自己推到了前台,太冒险了。最为重要的是,严羽扬掌握了冯家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这些秘密一旦泄露出去,给冯家带来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当时冯继得在严羽扬失踪之后,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秘密寻找他,但是一直没有消息。时隔一年半,他却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还失去了记忆。冯继得坚信自己的政治生命还没有走到头,他才60岁,根本不满足现在的这个职务:中央议会议员,国家安全部部长,他想要的是中央议会议长、国防委员会主席的位置,所以他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势力,亦步亦趋的壮大实力。他非常清楚,自己不是中央有实权的那一派,必需要有与他们相抗衡的实力,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可现在严羽扬出了问题,实在是令自己头疼:别的不说,副总理兼商业部部长郝林柱那些人可是一直在盯着自己,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严羽扬失踪的事情他们肯定也知道,如果让他们了解到现在严羽扬的情况,抢在自己前面把严羽扬拉拢过去,到时候是后悔都来不及。如果安排人去杀了他,那当然是最安全不过的了,不过以严羽扬的能力,现在能动用的人里没有合适的人选对付得了他,万一派去的人失了手,以后的局面可能就会因此而失控。如果不杀他,现在的严羽扬对自己来说不光是一点用都没有,还可能是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炸飞了。但是严羽扬要是的记忆恢复了,将会是另外一种情况了,他又可以回来帮助自己,毕竟像他这种人才,不是哪里都找得到的,即便是找得到,还要花很多年去培养,时间不等人呀。冯继得现在是左右为难,如果严羽扬被他的敌人掌握,那么对于他的前程就会是个最大的障碍,这是把双刃剑啊……冯继得想到这,拿起了内线电话。“张秘书,你过来一下。”一分钟后,张秘书走了进来,必恭必敬地站在办公桌前,“部长,您找我。”冯继得伸手把档案递了过去,面色沉重的说道:“这份材料你收好。另外,咱们负责南海省事务的人是不是赵启亮?”“是的, 澳门游戏电玩网站开户他负责当地几家公司以及我们在那边的其他关系。”张秘书答到。“你通知他办这件事:派人严密监视严羽扬, 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查清他是否是真的失去记忆。同时密切注意和他有接触的人, MG视讯游戏官网一有异动格杀勿论, M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人手不够就从别的地方调。告诉赵启亮,这件事交给他全权处理,两周之后我要看到他的报告,记住,只有两周。”冯继得斩钉截铁的说道。赵启亮也是冯继得的得力手下之一,专门负责南海省的事务。对外的公开身份是商人,在各种优势的配合之下,他的进出口生意做得很大,涉及到钢铁、五金、电器、石化产品等等,仅仅东南亚各国,每年的业务量都有几个亿,公司一年的利润是可想而知的。严羽扬没有失去记忆的时候,因为办事能力强,做事谨慎而得到冯继得的重用,虽然比赵启亮年轻,但职位却要高出一截。这使得一贯自命不凡的赵启亮对严羽扬这个人一向非常不满,尽管他们之间没有打过交道,但现在有了上头的命令,还是让他打心眼里感到高兴。至于能否把严雨扬再拉拢过来,赵启亮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接到上面的命令之后,他马上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喂,是程君吗?马上给我调查一个人,此人叫董哲,在安康医药公司当业务员,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我要他目前的所有资料,三天之内给我答复。”说完挂了电话就坐在老板椅上想象着自己受到冯继得表扬的情景,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第三天,赵启亮的办公室来了一个长得瘦高,脸上戴着眼镜的男子,他拿着几张纸递给赵启亮:“赵总,你要查的那个人有结果了,详细的资料都在这里。”赵启亮接过资料露出诡异的微笑:“好,你先走吧,你的报酬在我秘书那里。”程君干的就是收集情报这一行,知道自己不能多问,接着说道:“谢谢赵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赵启亮翻了翻那几张纸,心里暗到:董哲,这回在我的地盘上算你倒霉。有了决定的赵启亮按下桌上的电话:“黄国海你进来一下。”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推门走了进来,恭敬对赵启亮问到:“赵总,你找我?”赵启亮抬起头,把程君拿来的那几张纸往前推了推,对他说道:“你去跟林石峰林老大联系一下,尽快帮我把这个人处理掉,我给他一星期的时间。”黄国海默默把那几张纸拿起来,问到:“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吗?”赵启亮摇摇头说道:“没了,综合新闻告诉林老大,越快越好,事成之后,我给他在秀英区买两套别墅,另加两百万现金。”“好的。”黄国海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赵启亮的办公室。黄国海是赵启亮的得力助手,体型矮胖其貌不扬,名义上是赵启亮这间公司的副总经理,跟hk市很多地下势力都有接触。正是这次的安排,使得董哲受到了接连不断的袭击,要不是他能耐够大,只怕小命早就没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他并不知道这些都是谁干的。十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石峰分别派了几批人下手,无一不是铩羽而归,连他手下最厉害几个打手也被对方送进了医院。“他妈的,林石峰这个笨蛋,这么一点事都办不好!”赵启亮一边嘴里骂着一边把手上拿着的报告丢到桌面上,那份报告是黄国海刚才给他送来的,是这几天林石峰对董哲采取的行动报告。“林石峰最近一直在香港,我跟他联系了之后,他只是让手下的老杜安排了几个得力的打手去办,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结果……”“老杜!妈的,老杜要是能办得了,我还找他干什么!”赵启亮铁青着脸骂了几句,把报告拿起来又看了一遍,对报告中提到董哲强悍的打斗能力印象深刻,又想起冯继得对自己的交代,看来干掉董哲的话,除了林石峰亲自出手,否则的话是暂时做不到了。如果向别的地区搬兵,又显得自己无能……赵启亮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个下午,明天就要交报告,看来眼下只好找借口先拉拢这个化名董哲的严雨扬,等他放松警惕的时候再给他致命一击。考虑清楚后赵启亮把黄国海找来了,填了个单子递给他:“老黄,我们有一批货交给这个公司做,你打电话和他们的老板联系一下,约个时间谈谈。”“好。”黄国海过单子看了一下,马上转过身提醒赵启亮:“赵总,这么大的一批单子就交给这家小公司做吗……?”赵启亮低头写着报告回答道:“我自有打算,你就照着我说的办就是了。”“好的。”黄国海拿着文件出去了,这个时候赵启亮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不一会门又响了,黄国海走进来说道:“有消息了,他们公司的陈经理约你晚上八点,到步行街的那个风格西餐厅具体谈合作的事情。您能抽出时间吗?”“去,你告诉他我一定准时到。”赵启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黄国海联系的就是陈康的贸易公司,陈康正在为接到这么大的一笔业务而开心不已,他马上打了个电话给老爸,告诉陈伯今晚不回家吃饭,随即又打了个电话给董哲:“喂,是阿哲吗?我陈康啊,刚接了单一千万的业务,今晚要和那个老板谈谈,有空一起去吗?”董哲在电话那头说道:“没问题!什么时间?在哪?”“晚上八点钟,在步行街的风格西餐厅,我们不见不散啊。有你我就放心了。”陈康知道董哲的见识机警都要强于自己,为了以防万一,所以非得拉着董哲一起去,这样最少也可以为自己参谋参谋。看着桌上的钟,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到了七点,陈康收拾了桌上的文件拿着皮包向步行街走去。陈康还没到风格西餐厅,远远就看到在门口等待自己的到来的董哲的身影,于是加快脚步往前走去,差不多到董哲身后叫道:“阿哲,等很久了吗?”*听到陈康的声音,董哲转过身来,迎上前来问到:“也没多久,差不多十分钟吧。平时那些小生意你都是提前半小时到的,这次不是接了一单大生意吗,怎么到得那么晚?有什么事吗?”“没什么,只不过没打车,从公司一路走过来”陈康低头看了看表又说:“还不算晚,还有十分钟才到八点呢,我们进去吧。”董哲点了点头:“好的。”说完和陈康一起走向西餐厅。“先生请问几位?”站在门口的礼仪小姐带着微笑的问着董哲两人,“三位,另外一位稍后就到。”陈康说完找了个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了下来,董哲脱掉外套放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坐下来后陈康给赵启亮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的台号后,两个人叫了两杯咖啡一边聊一边等待赵启亮的到来。不一会儿,刚才那位服务生领着一个西装革履四十多岁的男人走到陈康桌前,陈康对那人问道:“请问您是……?”“你就是陈康,陈总吧?我姓赵,赵启亮,登隆公司的老总。”说完伸出了右手,陈康忙不迭的握住。“原来您就是赵总啊,久仰久仰,坐……坐。”陈康边叫赵启亮坐边叫服务生拿来了点菜单。“这位是?”赵启亮坐下来后指着在一边的董哲问陈康,董哲马上站起来自我介绍:“我是陈经理的朋友,我叫董哲。”说完也学着赵启亮一样伸过手去,赵启亮早知道他就是董哲,脸上还是装做很惊讶伸出手和他握住说:“董先生也是做我们这一行的吗?”“不不,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跑业务的销售员,不象你们这样的大老板,这次也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董哲摇摇手对着赵启亮说道。这时陈康点好的菜已经陆续上台了,等服务员上好菜后陈康随即向赵启亮举起了酒杯:“赵总,为我们第一次认识干杯。”赵启亮、董哲两人也都站了起来拿着杯子把酒一饮而尽。赵启亮放下杯子对着陈康说:“这次我们公司有价值一亿元的钢材急着要运到香港,只要货物准时到达,你们的酬金是千分之五。你看这个价可以吗?”陈康笑得嘴都合不拢,连连说:“可以可以,赵总请放心货一定准时送到。”说完陈康马上又端起酒杯敬赵启亮:“赵总,为我们第一次合作干一杯。”赵启亮跟陈康碰杯后说:“陈总,我还有话说,如果钢材不能如期到达,那你们公司要赔我酬金的十倍,有问题吗?”陈康低头考虑了一下后说道:“没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明天就可以。”说完赵启亮举起杯邀陈康碰杯:“合作愉快。”“合作愉快。”陈康毫不犹豫的举起了酒杯。这一杯下肚后赵启亮和陈康就好像多年的老朋友尽情的聊了起来。在旁边的董哲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一个人独自想着:这事情也谈得太顺利了吧,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啊?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董先生怎么不说话啊?”赵启亮看着董哲一个人在旁边坐着不出声便问到。董哲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你们谈的事情我不熟悉,你们聊,不用管我。”“那怎么行,董先生是销售什么的业务员啊,我的公司经营的行业还不少,说不定我们有合作的机会呢。”赵启亮装作不以为然的说道。既然赵启亮都这样说了,董哲只好回答到:“我在一家医药公司销售药物。”“医药吗?我的登隆公司也经营药品呢,如果不介意的话,董先生不妨到我们公司来上班吧,待遇绝对比你现在的公司好,怎么样?”说完赵启亮随手递了张名片给董哲。赵启亮对收董哲为手下这件事渐渐产生了兴趣,毕竟如果能让这么个强人为自己利用的利益要远大于消灭这么个对手。出于礼貌,董哲接过了名片,但是却婉言的谢绝了赵启亮异常热烈的“好意”:“不过,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公司的同事领导对我还不错,暂时还没有跳槽的打算,谢谢赵总的错爱。”遭到董哲的拒绝,赵启亮装作不在意的说道:“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以后如果董先生打算跳槽,登隆公司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董哲微笑着回答:“谢谢!到时一定第一时间到贵公司应聘。”“好。”赵启亮低头看了看表后站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陈总明天到我公司来签约,一切到时再祥谈,没问题吧。”陈康董哲也跟着站起来,陈康回答到:“没问题。”

  因中芯概念走红,轴研科技(002046)于5月15日再度封板,连续录得八个涨停。短短8个交易日,轴研科技实现股价翻番,市值暴涨超30亿,目前股价为11.95元/股。对于公司异常的股价走势,深交所表示已持续进行重点监控。

  据央行网站消息,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09.35万亿元,同比增长11.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7.02万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2.6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8.15万亿元,同比增长10.2%。当月净回笼现金1537亿元。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