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杯定神茶缓缓劲

夏天的hk市,虽然比其它城市气温高,但因为是海岛,海风可以毫无摭挡地吹到各个角落,所以如果不是顶着太阳走路,炎热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倒是高高耸立的椰子树无处不在,随着海风轻轻摇曳,给人以身在异国的感觉。省人民医院脑外科的张主任坐在医生办公室里,盯着放在背光灯箱上的两张ct片,眯着眼睛沉默了半晌。董哲坐在旁边,目光也随着张主任看着ct片,虽然他根本看不懂。“这次复查,从片子上看,这个凝结的血块压迫着你的大脑皮层和组织,”张主任指着片子上的一个位置告诉董哲,“你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在近期内做手术,但这个手术以我们医院目前的技术和设备,不敢保证能做的非常好。我是为你好,这种手术不是我们做不了,但是要想做让人满意,我没有很大的把握。”“怎么样才能算让人满意??”董哲睁大眼睛,也看不懂照片上张主任所指的血块究竟在哪。“虽然是微创开颅手术,但是在头上要开多大的洞,能清除多少血块,这就需要非常高超的技术了。根据实际情况,血块是不可能完全清除掉的,只能说清除的越多,你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就越大。明白吗?”看董哲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张主任继续说:“现在国内做这种手术技术最好的是上海和广州,我个人建议你去上海做,但是费用肯定比我们这里高很多……”董哲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他想着张主任刚才说的话。没想到手术要这么麻烦,而且要是去上海做手术的话,居然要十几万,即使是这样,也不可能百分百保证可以恢复记忆。他心里忿忿然,不能再让陈伯父子破费了,但自己现在的积蓄,离那手术费还是有差距。况且如果没有达到回复记忆的目的,头上白开个洞不说,手头这点钱也成了黄世仁的了……这手术是一定要做的,现在主要是手术费的问题,这一年多,钱虽然也挣一点,但是在处理各种关系上花的也多。而且现在不光是帮公司做,自己也以个人名义接下了两个药品在全省的总代理权,有一部分钱就是压在了这两个品种上。生产厂家要求代理商按月现款提货,就是说不管代理商销不销的掉,都要按月按量提货。为了把业务做好,他现在已经把自己一半以上的资金投入到这两个品种上了。虽然说投资的回报率很高,除去给医生和各层领导的钱,以及平时业务上七七八八的花费,一年的净利润至少还有150%,但是最快也要到3个月以后才能见到效益。现在自己手头只有7万多,还有好几万从哪弄呢?找陈康借?这个念头马上被自己打消了,自己是绝对张不开这个口的,况且也实在不能再给陈家找麻烦了。站在医院的门口一个人正处于郁闷之中,“怎么啥烂事都能让我给碰到,这么大一笔钱要从哪弄呢?”想着张主任说的那么昂贵的手术费用,董哲的头大了一号。远远地看见陈康向他走来,这时他才想起今天和他约好一起给陈伯过生日。“阿哲,复查完了?情况怎么样?”陈康走到近前见董哲的神色不对,关切的问了句。“还是老样子……”董哲不想给陈家父子带来更多的麻烦,只是随口含混过去。陈康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那就不要愁眉苦脸的了。记忆一时找不回来,发愁也不是办法。”董哲笑道:“没什么,我刚才是在考虑最近的工作计划呢。”两人边走边聊,正要穿过一个十字路口,一辆冒失的轿车突然间向董哲狂冲过来,带着尖利的刹车声跳上了人行道,眼看要撞上挡在他前面一位手里拿着移动电话聊天的女子。情急之下,董哲不假思索一个箭步急冲上去抱起女子,借着惯性腾身跃到空中。轿车擦身而过,女孩子在惊恐中发出一声尖叫,两人的身形在急坠中落向马路中间。“嘟……!”刺耳的喇叭声在身后响起,躲过轿车的董哲怀里抱着女孩子,身体还没有着地,反方向一辆满载着货物的卡车如风驰电掣般急驶而至。惊恐万状的司机连刹车都来不及踩,车就冲到了眼前。身在空中的董哲无暇思索,电光火石的刹那之间,条件反射般一脚便踏在卡车保险杠上,只听“咣……”的一声巨响,董哲在强大的冲力下只觉得浑身一震,借着这股冲力抱着女孩落到马路另一边的人行道上。司机一把将方向盘转了过去,卡车在尖锐的刹车声中停在了三十米开外,他跳下车看了看不远处的董哲两人,又瞅了一眼汽车的保险杠,傻傻地呆立在当场。不止是他,路上看到整个事件的行人包括陈康在内,全傻了。要不是亲眼目睹,谁也不会相信天底下居然有这样的事:两个人落在地上毫发无损,卡车的保险杠和水箱竟然全被踢坏了,“嗤嗤”往外直冒白气……安全落地的董哲两人伏在人行道上,他只觉得胸前软绵绵的, 正确的倍投6种方法这才想起身下是位女孩子, 澳门游戏电玩网站开户急忙扶着她站起身来。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晶莹如玉的脸, 押龙虎十大技巧口诀那双犹如夜空中星星一般闪亮而悠远的眼睛, MG视讯游戏官网此刻也正望着自己,脸上流露出惊恐、诧异的表情,她被刚才的这番骇人的经历吓坏了。董哲的脑子嗡嗡作响,连心跳也快了许多。眼前这位美女的五官他已经看不清楚了,只看得见那一双眼睛,董哲感觉自己慢慢的,慢慢的沉溺在里面,无法自拔。女孩经过刚才惊险的一幕呆在董哲怀里一动也不敢不动。这是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细腻白皙的皮肤,穿着牛仔短裤和一件白色的t恤,凹凸起伏的身材一览无余。工作当中伶牙俐齿的董哲这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只是傻看着眼前的她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刚缓过神来的女孩子发觉两人之间令人尴尬的距离,急忙离开董哲的怀抱,抬头想要道谢,可一接触董哲的视线又飞快的低下头去,身躯微微颤抖着,脸一下子红了。回过神来的陈康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看着董哲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了这小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忍不住笑了出来。女孩一惊,抬头看到站在一边捂着嘴的陈康,再看看正围拢过来看热闹的旁观者,耳根都红了。她从董哲怀里挣开,站起来低声说道:“……谢谢!”“呃……,没什么。你没受伤吧!”董哲回过神来问了句。“还好,只是头有点晕。”她由于受到了过度惊吓,脸上仍然显得有些苍白。陈康反应很快,接口道:“咱们去旁边的茶庄歇一下吧,喝杯定神茶缓缓劲。刚才可真够吓人的。”这可是帮董哲接近美女的好机会。女孩子此刻刚恢复了一点精力,却还是浑身发软,她无力地点点头:“好的。”说着分开人群向不远处的大清茶庄走去。陈康拍了拍董哲的肩膀,小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动心了啊?”董哲不好意思的说道:“陈哥你别开玩笑了……。”陈康用手指了指女孩的背影对董哲说:“不要紧,我看你有机会的,不过如果不快点跟上去的话,机会可就没有了。”“呃……”董哲面红耳赤的应了一声,和陈康一起跟着女孩走了过去。茶庄就在离出事地点不远的地方,两人追上女孩时已经到门口了。三人找了个比较少人的地方坐下来,女孩刚才走了几步路,从惊吓状态慢慢调整了回来,此刻脸上有了一抹红晕,落落大方的对董哲两人自我介绍到:“我叫顾天仪,不知道两为怎么称呼?”董哲定了定神,面带微笑的回答道:“我叫董哲,龙虎棋牌游戏APP最新版下载哲学的哲。”每个正常的男人在美女面前,都想表现出高大光辉见义勇为的形象。董哲同志当然也不例外,不仅忙不迭的把自己的姓名告诉了人家,还介绍的非常仔细,看来男人确实没一个“好东西”。他说完用手拍了拍陈康的肩膀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叫陈康。”陈康对顾天仪略一颔首算是回答。听完他的话,顾天仪微笑着对董哲说道:“董先生,今天要不是你的话,只怕我已经没命了。您在哪里工作呀?”董哲笑着摆了摆手:“没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已。我在一家医药公司上班,搞销售的。不知道顾小姐是干什么工作的?”问出这句话之后,董哲脸上虽然很正常,但心里却紧张得嘭嘭直跳。“我在市自来水公司做会计。”顾天仪回答完又问到:“董先生动作好敏捷啊,我想一个医药公司的销售员不会这么厉害吧,竟然能把卡车踩扁,是不是练过气功啊?”这可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董哲挠了挠头答到:“算不上什么功夫,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也许是运气好吧。”到现在为止,连他自己都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但那辆汽车显然是想撞自己的,只不过顾天仪凑巧挡在了前面,他没敢把这个想法告诉眼前这位美女,只是这事让他觉得有点蹊跷。两个人你一问我一答,倒把陈康晾在了一边,好在他乐得看他们这么聊天,心想董哲这小子运气还真不错,走路都能捡个漂亮女孩子,说不定哪天就混成女朋友了……“哦”顾天仪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哐!”的一声巨响,茶庄的大门被猛的推开,四个剃着平头,戴着墨镜,一身黑衣,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的壮汉一前三后走了进来。为首一个瞪着一双牛眼望向茶庄里的人,当看到董哲时似乎眼睛一亮,手一挥,带着身后的三人往董哲所在的地方走过去。四人来到董哲那桌面前时,牛眼兄“嘭”的一掌拍在桌子上,用手指着董哲嚷道:“小子,快还钱。”本来心情不错的董哲被这家伙莫名其妙搅了局,搞得很是光火,脸色立刻变了,冷冷的问道:“你这人是打哪钻出来的?谁欠你钱?”找碴的别说只是四个人,哪怕再多两倍他也没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有位美女坐在身边。听到董哲的问话,壮汉继续叫嚣道:“小子,你上星期在赌场借我们老大10万块,想不认帐吗?兄弟们,一起上,教训这小子。”壮汉的话还没落音,董哲首先发难,身躯豹起,拳风呼呼向着为首的那家伙攻去。对方本以为自己这边都是精挑细选的一流好手,根本没把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对手放在眼里,随意地伸手格挡,没想到竟然慢了半拍,被董哲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胸口,立刻向后退了几步。好在他体格强壮还受得住,忍耐住疼痛,怒吼一声,反扑而上,其他几人再也不敢大意,这才知道董哲并不是只软壳蛋。“康哥你和顾小姐先走……”董哲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注视着对方这几个人。陈康对打架可是从来不拿手,拉着心惊胆战的顾天仪就往外跑。四个壮汉对别人可没兴趣,立刻把董哲围在当中动起手来。这几个不是普通的混混,从他们干净利落的出手就可以看出平时经常在一起训练,互相之间不仅配合默契,抗击打的耐力也非同一般。董哲虽然自认为身手不凡,但一时间竟不能将其中任何一人击倒。在四人的围攻之下,董哲丝毫未退,瞅准个空档,纵身跃到了一个起腿落下未稳的打手眼前,闪电般的几记重拳捣去,那巨汉不及防顾之下,一时被打得晕头转向。董哲却是一番狂风暴雨似地狠揍,终把这家伙打得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他自己也身受十几腿和十几拳,可除了身体略感不适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疼痛感。凭借自己强韧的身体和敏捷的身手,董哲开始各个击破,身形飞快又向着一壮汉移了过去。猛然一拳向这人砸了过去,这拳劲道十足,对方不敢怠慢,急忙伸手格挡,却觉挡了空,心下觉得不妙,果然身边同伴传来一声闷哼,咽喉被重拳击中,顿时背过气去,“嗵”地倒在了地上。董哲这是作势击向一人,半途拳道闪电似地改变方向,果然得逞,剩下的两人瞪着通红的双睛,杀意无限地围了上来。对方失去了人数上的优势,董哲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冷笑一声,闪身冲了过去,几个腾挪之后,第三个人也哀嚎着倒下了……茶庄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周围的空间弥漫着诡异的气氛。最后一名打手彻底失去了斗志,他知道自己这些人出手的份量,全边一击打中对手的话,能把普通人打成重伤。而这有狂狮般搏斗力的年轻人却在挨了数十记重击下,还能打趴自己三个同伴,这样的人,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在七八米外的董哲目光中杀机无限,脸上溅满了对手们的鲜血,只见到厉如鬼魅的双眸在茶庄的灯光下烁闪着,如一股无形的凄厉压力直向最后一个壮汉迫来,一步一步走向前的压力更是巨大无匹,微微的脚步挪动的沙沙声似在吞噬这名对手所剩无几的胆量,一点一点地,一丝一丝地……最后一个巨汉再也忍受不了,大喊一声给自己壮胆子,向着董哲扑来。董哲动了,谁也没想到董哲竟动的这样快。两人只是接触了一下,壮汉立刻倒便了下去,他被董哲一掌切在颈部,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人事不省了。董哲微微挪动,宛如地狱的恐怖沙沙声音似乎还在响着,整个过程非常迅速,从他被围攻到四人被打趴下,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茶庄里已经是一片狼籍,客人早已经跑光了,只有三名服务生傻站在那。他在地上躺着的四人口袋里翻了翻,除了钱和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没发现别的。董哲把他们的钱收在一起,放在旁边一个服务生的托盘里,冲他笑了笑,像没事人一样离开了茶庄。回去的路上,董哲仔细考虑着最近以来发生的事,觉得有点不对: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虽然懂得一点功夫,但并没有什么值得其他人谋取的。可从刚才那四个巨汉的行为来看,分明是想要自己的命,会是谁呢?

原标题:嘴贱?马克·亨利宣布要起诉前WWE轻量级冠军,这是啥回事?

,,澳门网上真人游戏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