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利尔很危险的

凡利尔是旧联邦独有的产物,亦是令新联邦初期极为头痛的人工机兵,每一部凡利尔一旦吸收了活人的肉体后,便能够强行从活人身上炼制、产生大量魂力以供应自身能量的庞大消耗。简单来说,五部灰白色凡利尔结集一起的话,足以可媲美二、三千个正规军的战力,在新联邦前期,这兵种可说是战场上的梦魇,若非第三势力的介入,新联邦早就被这些凡利尔打得彻底的败亡。所以,在第三势力的介入后,普通军队根本不会正面去硬碰它们(除非是想死),虽说一个刚刚醒觉魂力的人最少可以单人毁灭五至六部凡利尔,不过,对于普通军队来说,根本就拿它们没辄。而这特殊兵种中,共分为三阶,灰白色的为最低下,约五百个战士的战力;较高级的是黑红色,战力约八百个战士左右;而最高级的金色,能力却是前两级的几何提升,基本上一部就等同十多部灰白色的凡利尔。然而,它们威力虽然大,但是因为种种因素,除了不能大量生产外,也没有办法长期提供能量给它战斗,生吞一个活人的魂力,才能令它得到一星期的基本活动能力,而考虑到各种战场上所消耗的能量,它的活动能力仅得两至三日,能量可以说是这个兵种的致命缺点。“玉姐,你们继续对付叛军,那部凡利尔交给我!”“小牙,我帮你。”“不行,凡利尔很危险的,你们留在这里对付叛军。”现在的情况不容许易龙牙多作解释,话刚说完,就独自一人朝那部凡利尔冲去。“六元素庇护!”在孙明玉的念术祈禳下,易龙牙为保障自己还是多用一招魔法加强自己的抗击力,在六大世外之境地底城偷学回来的诸多魔法中,这招易龙牙觉得非常的有用。虽然孙明玉等人很想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易龙牙刚一冲出,叛军们却又如潮水般攻来,绊住了她们。“雷鸣气杀破!”强敌一上场,易龙牙老实不客气的对它施以重击,跳至它的下腹前,就送了一记“雷鸣气杀破”给它品尝。易龙牙十足功力的一击,可不是说笑,十米高的凡利尔也在这一击中被轰到半空中。然而,凡利尔刚一被轰至半空,庞大的身躯以近乎一个体操选手的身手,轻巧地安然着地,而且几乎在着地一刹那,它胸前的胸甲,倏然弹开,露出一个粗大的炮口。“暗黑射线!”已经和这种凡利尔有多次交手经验,易龙牙还会不知道它想干什么?不过,想到归想到,在那一刻他根本就避不过,粗大的黑色光柱转瞬间已经吞噬了他整个人,而其威力之强,就连石壁也被开出一个大洞。“龙牙!”、“小牙!”、“学弟!”除了叛军之外,所有人也被凡利尔的暗黑射线的威力所吓倒,连坚固的石壁也被轻易开出一个大洞,血肉之躯根本就不可能抵挡。但这也只是确切被击中的后果,在暗黑射线过去后,易龙牙还安然地站在地上,身上泛着微光,这是道术中基础的凝光术,只要使用得宜,这种凝光术足可以阻隔任何暗黑射线的攻击。“妈的!再多吃一拳吧!”早在先前已经积压了大量内气于右拳上,暗黑射线刚过,比起先前更强更重的“雷龙怒鸣击”已经闪电般击在它的胸前。然而,凡利尔的反应不比人类逊色,一发觉到他的意图,胸甲就即时合起,只让拳头印在坚硬的胸甲上。拳头撞上胸甲,两方都占不到便宜,易龙牙自然不可能击倒早有准备的它,而凡利尔也承受着拳上的强大击力,并不能作出即时反击。就在两方刚分开不久,亦同时地回复过来,凡利尔本来紧闭的口部一张,又是一个炮口,而今次射出来的却是光学武器──毁灭光束。“镜华!”曾经长期和凡利尔交战的经验,使得易龙牙占了个大便宜,它刚张开口,易龙牙已经举起右手弄出一面金色的光镜,等待着凡利尔如何自食其果。“中校,那个‘镜华’不就是隐居于无光峡黑雾族人的特技?”叛军中的高尔发出惊呼,对于黑雾族人,虽然及不上六大世外之境,但也是一个为世人所忌惮的种族。“他究竟是什么人来的,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的技能?”就连中校也不得不发出惊异的声音,早在易龙牙能一拳把凡利尔轰上半空,他就已经有不安的预感,再加上现在的情况,他这种不安更是逐渐的扩大。源源不绝的毁灭光束撞上镜华,立时被弹回头,不过,弹回头的光束又撞上新射来的光束, AG视讯游戏官网造成两方僵持的局面。“糟糕……忘了自己还封印着魂力和星力!”本来想着强化吸收回来的光束, 澳门网上买球网址开户然后一举反击的易龙牙, 澳门线上赌博娱乐网址在光束撞上镜华才醒觉到自己的过失, 澳门网上买球网站平台以自己现时的情况根本不可以强化,反而要维持“镜华”不碎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啧!光线扭曲!”低骂自己一声,易龙牙在镜华快要碎裂的瞬间,索性把在镜内的光能作为媒介,作了个护身用的光罩,把毁灭光束的去势扭曲至天上。匆忙间造成的光罩,虽然能把光线扭曲,但是在一瞬间造出这种安全的光罩,却是非常大的伤害,他现在的身体就像刚刚打完一场大战,所受的伤绝对轻不到哪里。而幸运地,凡利尔也因为过度出力,而陷入一阵子的机能瘫痪,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中校,不好了,再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的!”高尔看看手表,时间已经超出预想之外的整整一倍,直到现在还未有任何成功的迹象,而且手上的王牌凡利尔又被一个“怪物”绊住,一般战士又攻不入那几个女人的防线,看着这种糟透了的情况,他心中已经料定了这次任务是失败告终。“他妈的,高尔,我们撤退,任务失败总好过失去一部凡利尔!”在这个一面倒的局势下,那位中校已经顾不得什么任务成不成功,凡利尔可是比起自己再加上整个部队还要有价值,一旦失去了它,其实是和全军覆没没多大分别。“是的!”“砰!”又是一次烟花,今次爆出来的却是蓝白色。残存下来的叛军一得到指令,不管愿不愿意,也只能跟着指令向后撤退,而凡利尔在收到讯号后,也随着叛军撤退。“可恶!”把凡利尔就这样放走,绝对是放虎归山,不过,今次自己的任务只是保护杰尔,为防叛军会有什么诡计,易龙牙也只好放弃追击凡利尔。而当他还在怨着不能追击时,葵花居诸女已经来到他身边,他还未曾说什么时,孙明玉便露出动人的微笑,说道:“龙牙,你真是的。”看着孙明玉的微笑,易龙牙直觉上感觉到不对劲,已经是发觉得太迟,孙明玉脸色一变,狠狠地掴了他一巴掌。“玉姐!”对于孙明玉突然的出手,龙虎棋牌游戏APP最新版下载惊讶的不是易龙牙本人,因为他本人是愕然得不知所措,出声的是身边诸女。易龙牙摸着发热的脸颊,只见微笑中的女神突然变成一个皱眉含怒的女皇,对着自己生气道:“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去和那恐怖东西战斗,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吗?”面对着这一刻的孙明玉,易龙牙终于明白葵无忌为什么会放心把葵花居的事都交给她来处理,平时温婉可亲的孙明玉真正严厉起来,气势之强绝对不容他人轻视,连他也被吓倒。这一刻,被吓坏的易龙牙,仿佛心脏停止了一般,这种情景他太熟悉,在他的人生中,只有三个女人敢对他这样做,而且每次的情况都和现在差不了多少。他艰涩的说道:“对……对不……起……”“蠢才!”生气也只是眨眼间的事,女皇看着易龙牙惭愧的表情,怒气一过,便回复成那个温婉可亲的女神,众人心目中的大姐姐。“治愈!”孙明玉双眸再度泛起微红,手掌轻扫于易龙牙的身体,平复他身体中的内伤。“怎样?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嗯,没有了。”离开了大坑回到路面上,蓝水影和易龙牙等人就聚在一起,讨论著接下来的问题。在粒子干扰和公路旁数个紧急电话的电话线被切断的情况下,他们可说是与外界断了连系,加上这次派军是有充足预谋的埋伏,普通的车辆应该是被假路障之类阻挡而不能进入这范围,所以他们也不期待有人来救援。虽然步行这种原始方式,实在不适用于年老的杰尔和他的老仆,不过,车辆不是坏了就是毁了,而且这个地方也充满着危险气息,谁知道叛军会不会突然回来,迫于无奈,他们也只得步行上路。所幸,蓝水影有的是四肢发达、体力充沛的一众保镳们,他们轮流背着两位老人家也不会阻碍前进的步伐。众人用了一小时左右走出了峡谷般的地形,就在公路旁的丛林中生火露营,这是因为冬天的夜晚,实在是非常寒冷,其他人或者勉强还能捱得住,不过,两位老人家就没有这种壮健身子,只要风吹一吹就来一个喷嚏。葵花居的住客和蓝水影围坐在火堆前,而蓝水影因为保镳们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杰尔身上,所以她很自然地走来葵花居这边和她们说笑。而作为这边唯一的男性,易龙牙却是双手环抱膝部,下巴抵在膝盖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并没有参加甚至去听她们说话的内容。“龙牙,你在想什么?”在他魂游太虚时,孙明玉趁着诸女说笑间不注意的时候,来到他的身边。“玉姐?我没有想什么。”孙明玉看他那言不由衷的表情,担心的说道:“你……是怪我打了你一巴掌吗?”“耶?不是啦!玉姐,你打我是没有错的。”孙明玉皱眉的叹道:“对不起……我先前也太激动了,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独断独行。你是葵花居的一份子,也是我们重要的家人,有所依赖的同伴,我真是不想看见你出了什么事,你要明白你的性命已经不单止对你自己,还要对我们负责任的。”听到她的话,易龙牙心中流露过一种温暖的暖意,认真的道:“玉姐,我也不想独断独行的,不过,你们并不熟悉凡利尔的机能,就像那招暗黑射线,我没有信心可以及时提醒你们防御的方法,所以我才会自己一个人去挑战它的。”“原来如此,那是我搞错呢!我还以为你们男孩子都是为了好强而逞威风,所以我才会打你一巴掌的。”孙明玉讶异的说道。“好强逞威风?……那真是冤枉了,我虽然有少许这种想法,不过,我最主要都是为了你们的。”想到那一巴掌是“飞来横祸”,他就觉得很冤枉。望着易龙牙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孙明玉突然“噗哧”的笑了出来。“喂喂!玉姐,你也太过份吧!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嘻嘻……不好意思啦!”“玉姐,你在笑什么?”孙明玉的笑声惊动了其他娘子军成员。“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好笑,倒是你们在玩什么?”孙明玉不答反问。“我们在玩星座占卜喔!”“玉姐、小牙,你们也来玩吧!”“只差你们两个没卜过喔!”在诸女中,凌素清望到易龙牙那副如临大敌般的模样,问道:“易龙牙,你讨厌占卜?”“呃……不是喔!我不讨厌占卜……”“那就行了,快来试试吧!先说说你的星座。”“我……是巨蟹座……”说出了自己的星座后,易龙牙小声地嘀咕着:“我不讨厌占卜,但是我讨厌星座喔!”对于自己这个曾打碎十二星宫星魂的人来说,却反要用星座来占卜,对自己来说,真是有点儿说不过去。众人嘻嘻哈哈的玩着时,不觉地就由深夜玩到清晨,整个晚上也没有睡过,而刚好,在清晨时间干扰粒子就正式消散于空气之中。“是的,那你们快些来吧!”蓝水影打完电话不久,蓝家的人就已经派车前来,接送自己一干人等回到城中,杰尔最后还是能够安全的来到港城,而易龙牙,不,葵花居也收到了蓝水影的十二万元报酬,这次护送任务算是圆满解决。驾着从蓝水影处借来的七人车回到葵花居后,已经是中午时间,一夜没睡的女人全部都陷于梦中,剩下来驾车的人当然是身为男性的易龙牙。“…………”他下了车,望着车中还是昏睡不醒的女人们,想起当日葵无忌语重心长的警告,思忖良久,还是决定照他说的话去做,叫道:“回家了,起身冲凉呀!”“嗯……冲凉……是了,要冲凉……”最先起身的是孙明玉,还是迷糊迷糊的她,拍着身边的姬月华和仓岛,说道:“大家……起身冲凉喔……”“呃……要去冲凉……”“各位……下车冲凉喔……”就如当日完成了清除水道怪物时那样,她们脚步虚浮的下车后,便朝着主楼中的浴室前进,而新来的菲娜也被她们强制感染,与她们一样,睡眠重要,不过,冲凉更重要。“恐怖的意志……”易龙牙打从心底的评价着她们。“啊?龙牙,你们回来了。”刚刚回来的葵无忌站在他背后说着。“嗨!葵叔,你刚刚出去吗?”“嗯,刚刚跟朋友出去吃午饭。”葵无忌顿了一顿又说道:“你胸口藏了什么?男人的胸口突起来,是不会好看的。”易龙牙从胸口处摸出一个画筒,说道:“是一张画来的,算是做好事得来的谢礼。”他手上的画正是洛诗音送给他的画,幸运地在七人旅行车被蜥蜴人毁了后,因为有这一个防御性极高的画筒,所以内里的画并没有跟着车子毁去。“好事?……是有艳遇吧!”“艳遇……也算是吧!哈哈!”两人一面走一面说着,而就在主楼的大门前,易龙牙突然想起什么,对着葵无忌说道:“嗯,我们回来了。”葵无忌听着先是一呆,然后又突然大笑着的拍他的背心……“欢迎回家喔!”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本页面内容到朋友圈

《鬼怪~孤单又灿烂的神》为韩国tvN自2016年12月2日起播出的创社10周年特别企画连续剧,由作家金银淑与导演李应福共同制播。今年4月底,剧中男一主角孔刘来京与影迷见面,引起"孔太太"们疯狂追星。个人在大学任教,专长"别与法律",自然无法从这股热潮中"倖免",只是,我并不想当"孔太太",我有兴趣的是"当情人与他聊聊如何改变世界"。

如果没有跟她上过床,你永远不会知道原来她可以这么热情可爱。因为穿着衣服的她,从来都是一本正经。但从她走进房间,到慢慢褪去衣服,就像被解放封印的天使,在床上最美好的样子!

,,可以赢钱的手机麻将